Follow

看到长沙货拉拉事件的警方通报,想起之前在北京搬家的几次经历。

我有个生活小窍门,在北京使用生活服务,只要用 Google 搜索,都能找到满意的公司,除了搬家还找过水电、除虫、开锁,每次服务都好到不像在北京。如果一时不慎通过百度或者 58 找了服务,能被气到一辈子都忘不了。

开始常用的搬家公司是我刚去北京是找到的兄弟搬家,每次都是几个大汉,搬东西快,而且电话里说好了,临场不加价。我东西特别多,所以每次搬完都不太好意思,会主动给点小费。

后来有一次预约晚了,约不到兄弟搬家,临时从支付宝里的蓝犀牛约了一个搬家服务,来的是一个很瘦很矮的重庆男人,非常像传说中的重庆棒棒。搬家大概花了 500 多,其中因为要搬六层楼梯,加了 130 的楼层费。也就是说其它 400 多其实主要是车子的钱。

我当时第一次用蓝犀牛,以为这种互联网服务都可以事后给小费,就没当面给,只是停车费上让他凑了个整,事后发现竟然没有给小费的功能,让我觉得很对不起这位大哥。

没有指责死者的意思,就是觉得中国的劳动者真的太不容易了。

· · Web · 0 · 0 · 0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朋克街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