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超买东西,遇到个小伙子
他:请问米饭在哪里?
我:不知道
他:Hmmm… Rice?

Cloudflare 写了篇文章批判 aws 流量贵,提到只有下行流量收费,上行流量不要钱的时候,说 aws 这是 Hotel California Pricing,还画了个漫画,哈哈哈哈。

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勇敢牛牛帮助小组,我要吐了,都这时候了还卖萌玩梗呢

最近两个星期用 OfferUp 卖二手,一次卖个二三十刀高兴个半天,挂久了卖不出去,被人砍五刀还要犹豫半天。结果今天中概股挨锤,光 TAL 就损失七百多,比我所有等着卖的二手加起来都贵,妈蛋,这还卖毛线啊。

在微博上看《曝光西雅图 A 大厂码农渣男事迹》,看到月子餐那张照片突然饿了,满脑子都是这月子餐看起来好好吃。

美国气泡纸的价格真的贵的离谱,差不多是淘宝价格的 10 倍左右,搜了一下挺多做电商的人抱怨。我看了一下有的是 MADE IN USA,是因为太轻了,运费贵吗?我感觉外贸做这个能挣钱。

左晖去世了,谢谢他给我的生活带来的变化

人生第一次在醒着的时候有强烈的噩梦感,我好想马上醒过来摆脱这噩梦般的人生。

看到长沙货拉拉事件的警方通报,想起之前在北京搬家的几次经历。

我有个生活小窍门,在北京使用生活服务,只要用 Google 搜索,都能找到满意的公司,除了搬家还找过水电、除虫、开锁,每次服务都好到不像在北京。如果一时不慎通过百度或者 58 找了服务,能被气到一辈子都忘不了。

开始常用的搬家公司是我刚去北京是找到的兄弟搬家,每次都是几个大汉,搬东西快,而且电话里说好了,临场不加价。我东西特别多,所以每次搬完都不太好意思,会主动给点小费。

后来有一次预约晚了,约不到兄弟搬家,临时从支付宝里的蓝犀牛约了一个搬家服务,来的是一个很瘦很矮的重庆男人,非常像传说中的重庆棒棒。搬家大概花了 500 多,其中因为要搬六层楼梯,加了 130 的楼层费。也就是说其它 400 多其实主要是车子的钱。

我当时第一次用蓝犀牛,以为这种互联网服务都可以事后给小费,就没当面给,只是停车费上让他凑了个整,事后发现竟然没有给小费的功能,让我觉得很对不起这位大哥。

没有指责死者的意思,就是觉得中国的劳动者真的太不容易了。

我躺在地上,
阳光从窗帘缝里照进来,
像一把剑斩在我的胸口。

在梦里写了三天代码,写完还在要站会上讲自己干了什么,梦里英语水平好像下降了,讲的磕磕巴巴的,干着急。

DigitalOcean 要上市了,恭喜 DO。

以前在 EquityZen 看到过 DO,当时感觉云计算这个市场挤不下一个小玩家了。但是随着 aws 变得越来越复杂,我开始怀念简单的,可以控制的软件开发。

刚出现一键创建 service,把 code package / pipeline 都弄好的功能时我很喜欢,觉得简化了软件开发,只要写代码就行了。

但是这个周我创建了一个空 service 就产生了 20 多个 aws 资源,40 个 IAM role 的时候我是绝望的。我知道精确的权限控制更安全,但是膨胀到无法被手动管理的权限真的更安全吗?一个开发完的 service 如果有 100 个 IAM role,谁会认真的审查权限?

半泽直树2里的那个新系统,初看像是编剧在写玄幻小说,但是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吧。

第一次 reorg,get ✅

昨晚改 pipeline 改到一点半,
今早还在 review meeting 上吵架。

下午临时收到一个会议邀请,
告诉我们项目不用做了,交接出去。

开完会发现调了两天的 pipeline 悄无声息的好了。
我吃了个苹果,心情好像放暑假。

今天遇到了第一个要求手持 ID 拍照的美国公司 —— Privacy.com

果然已经有人发明了 PhDsplaining 这个词

今天准备税表,顺便捋了一遍股票账户的收益。寄予厚望的账户表现令我失望,闲置了一段时间的账户表现和 SPY 差不多,出国之后基本没操作过的老虎证券能赶上 QQQ。
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一直不喜欢买 QQQ,但是 QQQ 的收益成了我无法翻过的大山,我累了,下次我要买 QQQ。

Show older
朋克街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